《Morning Light》

 

welcome-to-brazzaville-ii

最初听到 Brazzaville 的歌,是在 2013 年的春夏之交,它们占据了我整个 2013 年夏天的耳朵。

开头的那一句“I’m afraid of you”,是我那时候真真切切感受到的。不过当时的恐惧在现在的我看来,也渐渐变成了一个没有那么害怕的、能让人娓娓道来的美丽的故事。如今听来,总会想到开始变得有些热的六月的成都,那时候某天夜里的三点半,我在寝室复习,桌上的书页角随着风扇呼啦呼啦地有规律的跳动。

对我来说 Brazzaville 带着一股南美/西班牙风情,如他们用加泰罗尼亚语唱的《Barcelona》,那时候的我因此而无比想去往某个讲西班牙语的地方,像是西班牙或者是智利什么的。那阵子常幻想一觉睡醒睁眼看到身边的某人,而我们就住在南美洲的某处,虽然到现在,西班牙语我也仅仅会“¡Hola!”、“Gracias”和“Niño”三个词而已(第二个还是通过意大利语知道的)。

当然他们的歌也常有“世界观感”,比如乐队名刚果布的首都布拉柴维尔,或是《Shame》中提到的里斯本和上海,又例如伴有俄语演唱的《The Clouds In Camarillo》。大概我对多语言混用和世界地名的堆砌这些做法确实非常买账吧。

“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I’ve seen the morning light.”,那时候的我,听到这里轻松的如释重负的气息,会幻想许多年以后的生活,我会在哪里?我会和谁一起?而此时我站在四年前的“未来”,有时候也不太敢问自己生活是否如愿。

不过归根结底,一切都过去很久了。

27.03.2016

大二暑假猫给我拷了模拟人生3的合集,于是我就捏了一个Linus和一个Tommy在一起。

和他分手之后,有次聊到模拟人生,我对猫说:“游戏里的他们还在一起呢”,而我却再也没碰过那个存档。

再后来那个硬盘也坏掉了,于是乎这个存档就永远地停在了Linus和Tommy以及朋友们快乐地住在大房子里的那一刻。

I

我是在人人网上认识猫的,在我大学第三学期快结束的时候。那个时候很流行用人人网,在那儿总能找到或认识或不认识的有趣的人。

猫算是一个很有趣的家伙。

从社交网络去了解他人是件模式化的、很让人小心翼翼却又令人激动不已的事,了解猫的过程也是如出一辙。先是逛了他的照片,看到的是一个有想法却又桀骜不驯的男孩子的脸,后来很巧地找到了他的微博,更加深刻了他在我脑子里“刻薄”的印象。

“嗯,我应该是不太喜欢这样的人的。”,我想。

大二的寒假我呆在成都学德语,住在老爸的地方,就在春熙路稍北边的老居民区里。而那段时间的猫,据我在人人网上的观察得知,在离我不远处的王府井影城打工。打工售票的日子应该挺无聊,猫在没有人的时候会在QQ上找人聊天,恰巧我下午刚好也没有德语课,所以时不时地也会跟他聊几句。后来才知道猫的家里似乎跟这个电影城有点什么关系,来到这里打工和看电影倒也成了顺理成章地事情。《云图》那阵子上映,猫在Q上问我要不要一起。我对这样的事情向来丝毫都不排斥,于是乎也很自然地,某个天刚黑不久的晚上,我在王府井门口见到了猫。他比我高出不少,穿着在我看来并不太合身的外套,走起路来会哗啦哗啦响。刚刚坐下的时候,猫见我在发短信,随口一问“你家里那位吗?”,我作了肯定的回答。

《云图》是一部不错的片子,故事、寓意和节奏感我都很喜欢,看罢,和猫在外面说了拜拜。

而我第二次见到猫,已经是开学一阵子的时候了。我刚刚上完德语课回到望江,想在那里把饭吃了。找了稍微熟悉的学长学姐都已经吃过了饭,我想了想,找到了猫。那天的他穿着宽松的红色衬衫,我们去吃了小北门外面的冒菜,我说我喜欢吃土豆,猫作嫌弃状地把他碗里的土豆给了我。吃完,他送我上了校车。

一来二去我跟猫也算是熟络了起来,他总是在网上来骚扰我一两下,提到他对刚好上的学弟常常有的苦恼;我也会讲起我和曾胖子的事情。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却很少见面,可能是双方都觉得对方有男友不太好的缘故吧。有一次在江安无意间瞄到了猫和他的学弟,他也是遮遮掩掩地不太想承认我见到的是他。后来我跟曾胖子分手了,倒不算难过,只是一个劲儿地生气,跟猫的交流就更频繁了。四月底的某天下午,他跟我说他和学弟吵了架,现在正在江安的图书馆。我匆匆地去了图书馆,他正在一楼的书架后面玩手机。那是我第三次见到猫,也是第一次那么近地跟他聊了那么久。图书馆的采光很不错,那天的聊天也很愉快,我想,他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这次以后几天,我在白天醒着的时间里会和猫一直不停地发微信,从爱好到各自对未来的打算——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他和我很像。

就这样过了不太长的时间,直到有一天,我发疯似地说要见他,然后翘掉了物理课。于是,我在傍晚的望江看到了猫。那天我没有回去,我们在东区荷花池边的长凳上聊到半夜,为了过夜我去了酒店,猫也跟着我进去,我把他压在床上,紧紧地拥抱着他,喘着气闻着他脖子边的气味。我吻他,他没有反抗,脱掉了他的衣服,我进入他的身体。

我确信我很喜欢猫。

那晚我们没有睡,我说着我上大学前的趣事,他很开心。记得他说了一句“干脆就不睡了一直聊吧。”,窗子外面的天空泛起了蓝幽幽的亮光。

被人喜欢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但也很苦恼——对于当时的猫来说是这样的。那几天正值清明节假期,我回到家,晚上睡不着在床上敲出了“我想要时间能够暂时停止,才好让人好好看看我究竟做了什么。可我又没法停止,因为你已经在那里了。”

事实证明,我过了很久才明白我究竟遇见了什么;而我又到底做了些什么,都已经是无力改变的一些故事了。

II

我的占有欲很强,我想再多了解猫一点,可是,知道得越多,陌生和疏离感也就越强。那段时间我死死地纠结于他的世界,我希望能够进入那里,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可是无论我怎么做,猫依然保持着与我不远不近的距离感。不过,那之后不久的一天,他忽然对我讲道:“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于是,猫的世界,我有幸见到了其很小的角落。他喜欢各种各样新奇的电子产品,也很喜欢路上跑得呼啦响的汽车,对冲破云霄的飞机也有几分兴趣。猫在我看来并不是一个目标明确的人,他也没有为我许下任何承诺。他毕业后打算去澳大利亚读书,不过他还没参加过任何一次雅思考试。猫还是会像我跟他不太熟悉的时候一样高冷,一样会说让人并不愉悦的带刺的话;猫像个小孩子,也时常会撒娇会卖萌,我很吃他这一套。那段时间我愈发频繁地翘掉晚上的课,坐校车去望江见他;猫也会每周过来江安一两天,回来刷他的《数学物理方法》和《微机原理》。没有课的时候,我们躺在江安图书馆外面的草地上——五月傍晚的云霞是最美的了。

好妹妹那段时间出的第二张专辑我常听,所以也就会在听到“你的肩膀有阳光的味道”的时候想起抱着猫的感觉。我去望江的时候我们总是去研究生院一个楼梯顶,抱在一起或者坐下来聊天,他的气味很诱人。我去过猫的寝室,他的床上也有很干净的味道。后来想起来,整个喜欢上他味道的过程都是通过我的生理进行驱动的。

而与猫在一起的整个时间里,我都充满对未来不确定的忧虑。他会去我从没去过的南半球,很有可能和他的家人扎根在那里;而我已经为留学德国准备了许久,那里连讲的语言都不一样。猫更愿意活在当下的世界里面,有我的大学最后一年多生活的“当下”。我更希望我们都能对未来有一个共同的规划,要如何在一起。我们都异常固执于各自的生活方式,冲突不断。

大约这就是我们不能在一起的原因吧。分手前那段时间我很难过,夏天闷热潮湿,我却时常哭得稀里哗啦。

III

除此之外的有关和猫在一起时候的记忆都是拼凑不起来的零散的一幕幕片段了。

复习物理化学那会儿,接到他说想我的电话;

他起床,我拍下他站在窗边深呼吸的样子;

大晴天的中午,猫穿着蓝色衬衫在天桥上留下背影;

凉爽的晚上我们坐在望江体育场的看台上,聊着不记得是什么的内容;

夏天坐在江安一舍围合里的乒乓球桌上跟猫打电话;

他头枕在我腿上,我唱着歌;

看着线条几笔勾勒的微信头像,我跟他不断地争执;

“Come with me, let me show you something”的歌词与猫建立起了联系;

他总是喜欢用短信,总是喜欢用颜文字和我讲话;

我也记得脑子里全是他的时候我的模样,像极了坠入爱河的小孩子。

还有晚上跑完步的猫,和我坐在北门荷花池边的长凳上。我嗅到他的气息,他的气味,气味——这是我一场好梦,也是夏天热风轰隆隆停不下来一般的焦躁。猫或许并没有那么需要我,这是我与他分手时想的。我们不会一直在一起,这是我从和猫在一起的那一天就知道的。“Der Anfang ist vielleicht das Ende.(开始或许就是结束。)”,这也的确是说给猫听的。

我是用短信告诉猫的,一会儿他就回了短信,好像满不在乎。我和猫只在一起了三个月。

IV

那个时候是八月初,成都最热的日子。分手后一两天,我短信问猫最近如何,他说非常好。听了后我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

而与以往不同的是他每天中午都会在我下了德语课后和我打电话,也就是问问我好不好什么的。似乎是因为觉得猫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对我不够上心,所以我对他这样的行为反应很冷淡,猫很失落。可是我们的联系还是不算少,甚至有很长一阵子的时间它还能看到我的OneNote。我说有机会还可以吃他给我做的饭,说有机会一定要一起出去哪里玩。

再后来,我和猫的关系有一度甚至恢复到了以前一般。他还是如以往一样有趣;暑假他也去了趟我家,见到了我呆过十八年的地方;我仍然可以拥抱他,闻到熟悉的味道。刚开学的有天,他拉我去基教自习,打开书包拿出我之前心念已久的无线充电器,我欣喜万分。 我们选到了一门一样的课,语言学导论——这是我喜欢的东西;我们也算有几个共同的朋友;他了解我的生活,我的趣事也会想要与他分享;他也是我最经常的饭友,他和我住得近——我们在宿舍院子门口就能见到。我们依然很喜欢对方,我们都知道。可是对于所有事情我都无需忍耐,我的对猫的言语和态度也确乎与以往不同了。在那个时候的我看来,我已经确确实实失去和猫以往的关系,我记恨他以往对我的态度,他不久就要离开中国,我们也没有任何机会了。

“为什么要这么刻薄?”清楚地记得他问我的话。

我说话不给余地不留情面,我也获悉了猫的沮丧和失落。猫说当他回过神来,我已经筑好了铜墙铁壁。

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拥抱他;摸摸他的后颈,看他眯着眼睛望着天的样子。我送他香水,嗅他的气味——我仍然丝毫不排斥他。

这就是事情的矛盾所在了。

V

可是就是这么矛盾,猫到了澳大利亚的半年后,我忽然开始十分想念他,还有那个时候笑嘻嘻的我。

有一天在豆瓣上看到了一篇爱情故事,在结尾的地方作者矫情地写道:“像我们这么倔强的人,注定会错过一些爱。”。于是我想到了猫,想到了我和猫的2013年。我追求理性,我不断地寻求我行为内在的自洽性,我需要所谓更优秀的自己。然而我逐渐意识到,我想念猫,与我自己并非是冲突的。

于是乎,在和猫见面两年后的又一年寒假,我尝试和他恢复了联系。聊着iMessage,聊着过去,他依然对我分手后的冷落耿耿于怀。

我们就这样聊了许多天,直到某一天我在电话里哭得停不下来。第二天,榕榕,一个我的认识猫的朋友,发来一张截图,猫对他说“Somehow I realized that I should thank you. Btw Happy CNY.” ,榕榕回“For what?”,猫答道“For taking care of the stupid guy”。看到这里的我,躺在床上失声痛哭。

那个寒假他回了成都,但是还是没有能如我所愿见上一面。猫回澳大利亚的时候,我只说了句,“别忘了我”,他说好。再之后刚开学的有段时间,我们的关系似乎又稍微缓和,我便又时常和猫Facetime,视频那头的猫笑起来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别无二致,我甚至认为我们至少可以回到我大三时的状态中,但是他告诉我说,要是再有机会的话,他不会想遇见我。

后来我在学校很巧地见了葱,猫的好朋友,和他聊天的过程中,我与猫的故事不断地被在脑子里唤起。于我而言,他正代表着我2013年的时光,我感觉,那时的我忽然探出头来张望了现在的我。

猫给我带来了一个美妙的故事,然而我在他的故事里,也许并不是个非常值得怀念和重复的角色。我告诉了一薇我和猫的故事,她很喜欢猫。而直到现在,我听到“猫跟你都想了解”,依然如鲠在喉。

毕业照那天,猫发来“毕业快乐,愿你能得到当时想得到的一切”。说到现在,我都不甚记得当时究竟是想得到什么了。

一些日记

2013年10月26日 乱说

1
我有在梦里见过你
望不见尽头的明亮的走廊,以及金色水池流水的哗啦声。一阶又一阶,你拉着我的手。
我在梦里不愿意醒来,叮叮叮叮的声响和定在七点十四分的闹钟。
梦还没醒,我按下“Erneut erinnern”,想要回去。

2
时间总是一贯地残忍,我做了一个梦,我知道我知道。
所以才会有“Der Anfang ist vielleicht das Ende.”写在五月十一日的十九点五十七。
以及“我在结束时打开”,印象中是刻在波特先生赴死时的那颗金色飞贼上。
我记得上上次在火车站
又满脸笑容地讲起
娓娓道来
可它们实质上都不是结束,只是开始而已——一定是这样的
“我在开始的地方等你”

3
有的时候差的是一句话
多的也是一句话
胜过千言万语,因为我感觉得到你的铜墙铁壁。

4
我却也是从未妄加揣测过你的
我任由它们充满我的生活,这一定就是我的过错了吧,我认定,我相信,我以为……
可终究只是“以为”而已
Tut mir leid, tut mir leid…

5
写在“Anyway”之前,一切都还好
我在树下跑着步,成都晚上天上是街灯的橙黄色,竟也能映过叶隙给人一种月光下的错乱感
我无法否定我的生活中的一切,你们,你们……噢,你们啊。

6
2和1没有必然的承接关系,却又…如此的关联性
那个我从未见过的地方,破晓,空气,进站声。
还有那个,嗯,我说过的你。我竟也不知道你是谁了,但是我要去找你,我知道你在,你在哪里。
哪里,可我不知道。

7
可是我却从未改变过,我希望,我奢求。
可我却不能要求些什么,因为大家都很明了,自己究竟需要些什么。
有人需要万人景仰,有人渴求自在如风,有人想要安逸的生活。
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

8
所以那狂风暴雨般肆意着的
只剩下哗啦哗啦了

9
我真的在乱说
故而我故作镇定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在等着什么。
我不知道,想从噩梦里醒了。
只是怕你变得让我不认识了
2013年10月31日 我说

肚子痛的第四天
31号是曾胖子的生日,我说了生日快乐。

今天说过的话:
但是
我的目的
确实是以能够和某人在一起为最高准则的
这个某人没有定指
我学习,我以后工作,我想出国,各种各样
全是为我以后恋爱阻碍更小服务的
那是我最高的目标,也是我前进的动力
所以那个人,今天可能是玺喆,可能,可能吧,不久就不是他,抑或成了另外一个人。
但是我所有的选择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自然更希望更容易达到而已。
可惜事与愿违。

不被太多人肯定吧,也很少跟别人讲起这个。
然后那个目标,定位到人头上,一旦有所变动,阵痛必然难免
出国也是我达目的的一个方式而已,要是哪天我发现我可以在国内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放弃的。
但不是现在
我很自私的
做的一切都是给自己营造一种想要的状态,只是恰恰好会在别人眼里映射成为爱疯狂什么的
不过我真的很喜欢王XZ
我想最好能跟他在一起 一直
他最近不想听我说话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只是肯定不是现在这样

-所以异国恋就是扯淡的玩意儿
-我对这句话不发表看法
-嗯因为我是感情消极派
-我自己倒是认为感情能做到很多,一己之见
-这就是区别,当然我觉得你这样蛮好,我自己也觉得我这么消极不是社会进步动力也不浪漫什么的
-为社会创造价值了就是有贡献吧,不过现在倒是在等任何的变好变坏的迹象,我才能知道我该怎么做。
-在这之前你该干嘛干嘛睡去
-所以会比较焦躁吧,一阵子以后就知道会怎样了,那样才会好些吧。给我一会儿时间就好。我的生活在继续啊,不过实话是我确实没有以前心情好的时候做得那么好了。我挺喜欢心情控制的自己,我能记住好多事。好的坏的,过了之后去看都是好的,就像在看自己的小说一样。
-所以这还是小孩
-有趣,小孩是贬义词么
-不是

2013年10月31日的另一篇日记

6
一切都结束了

在你的十月末,我的十一月初。

Hallo, November!

2013年11月1日

1
校运会
六点过高主席敲门,我应了声没起来,一直到八点过李PZ给我打电话我才醒。
看起来不太像是做梦呢,这一切。

2
跟王Y在体育馆晃了一会儿,然后神经兮兮地去看台上早读,在早上九点过的时候。
很热,阳光很烈,天很蓝。
一会儿我就跟王Y回去了,回去的路上,我向她吐槽着最近的没状态,她也劝着我。可是她确实不知道什么…
十点接着睡,下午四点才起床。

3
晚饭是跟猫在南门外面吃的,他还是会在我摸着他脖子的时候很舒服地扬起脖子,眯着眼睛。

4
很累
晚上睡得很不好,有蚊子。

5
第二天才来得及写日记

2013年11月2日

3
今天洗澡的时候有多想很多,真不好。

4
和邬
-温火慢煮实最煎熬
-幸好我不是
-我是,所以我懂。加油,一切都要好。

-都会好的

2013年11月3日

5
早上的刘老的课,Patrikia这周回家,于是也来了,坐我旁边。
昨天发短信给我说:”哈哈哈,表示明天要见你好开心!!虽然不确定我起的来不,我尽量!!…”
突然觉得心里也有点开心,好些日子没这种纯粹的开心的感觉了。
会想到暑假,暑假…

6
所以我一定要让自己牛逼起来

2013年11月6日

6
微博上看到徐正一转发的东西,唏嘘不已。
果然我现在是极端不理性下的故作理性吧。

2013年11月9日

1
起得不早,快十一点。
昨晚做梦梦到刷分什么的。

2
现在在去成都理工的公交上,112路,找涤寒和吕哥过光棍节。
每年皆是如此。
耳朵里是陈绮贞的,”我的爱是如此短暂自由,除了你没有人真正了解我。”

3
卢XX说他的学弟因为有缺考面临大麻烦,可能出不了国。
突然很担忧自己,明年夏天要是没开这门课的话,就只有找关系删成绩或者开证明了。
昨晚的梦也与此有关吧。

4
说到梦,突然想起前天晚上那个已经模糊不清的梦,但全是一样的东西,我知道的。

2013年11月11日

1
又是一年过光棍节
quatschen

5
看到了不好的

6
脚依旧没好,我什么时候才能开始跑步…
手机上打”晚安”的时候,联想的第一个是一个名字。

2013年11月14日

1
现在快要三点了,我坐在床上,穿着外套,脚有点冰。

2
断电之后看了念着很久了的《和莎莫的500天》,蛮几年之前的电影,前阵子张涛在微博上发,就又想起来了。
高中做过一篇英语阅读关于这个的,所以知道讲的是什么吧。
所以我知道我,像极了Tom,爱情观,恋爱时的状况。而我害怕的讨厌的,正是Summer那样的。
但这并不是一个爱情故事,电影一开始说道。
几乎整整两个小时我都沉溺在电影和自己世界对比的状态中,结论是很可怕的,只要把Zooey Deschanel换成一个男的,那囧瑟夫就彻彻底底是我了。
连结局都像。
不过我还在“会好起来的”的路上。
不过我喜欢这部电影,我爱我。

4
好久没提到王同学了,一直在脑子里刻意回避这个人,这半个月。只是我不提也会有人有东西提到,也是直到前几天才明白一些东西。
可能要过好一阵子才能恢复,才能正确地评价这个人吧。

5
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和我的立场,纵使有多少人冠我以幼稚之名。
其实都是各个人的不同而已。没有强制输出,也没有什么值得争个面红耳赤的。

6
今天给泓钰学校的老师联系了下,我周六和周天下午去听下他们的课。

7
尼玛都这个时候了还有蚊子往耳边飞。

2013年11月15日

4
晚上快睡觉的时候,李D突然在他微博回我,提到评个自己的年度最佳专辑什么的推荐给他,就做了Fakten im Jahr 2013
全是会想起各种东西的歌。

2013年11月21日

1
好多天没写日记了
自己都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

2
现在耳朵里面的是好妹妹的
风从海面吹过来
“你说你在北方等着我到来,所以我背上行囊就离开”
在一号线天府广场站

3
最近有怀疑自己是不是适合学这门专业,至少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在国内学。
非常轻视基础的讲授,考试都像是糊弄过去的。
不过最近在整理考试资料,希望不管怎么样都能考出好成绩吧。
毕竟还想深造。

4
最近其实应该要做的事情是很多的,材基期中考,固态相变材料加工什么的复习整理,语言学期末考,还有材料计算机应用和金相技术的期末…
不过什么都没好好弄,看不进书就去看德语背单词听听力。
我还在后遗症里面吧。

4
睡了一下午,六点过醒的时候,看到老爸发来的短信,让我去宽窄巷子吃饭。
好想跟别人说些什么,我匆匆忙忙坐公交赶地铁过去。
整个城西边,我都会想起什么,尤其是在晚上的公交上的时候。
宽巷子,
一起的有一个他以前的下属,川大00级的学姐。
我们在宽巷子一家叫做花间的餐厅,聊了很多有关大学教育什么的,很少见的是老爸这次竟然没怎么反驳我说的一切。我还吐槽了我们专业的课程设置。
大家都喝了些酒。

5
在老爸住的地方洗了个澡就回来了,现在我刚到省体馆。
让人会想起黄浩澜的地方。

6
我还想喝酒。

7
这天果然是放纵自己的脑子胡思乱想,喝了酒更甚。
不过我这么久都没流过眼泪。

8
前几天跟猫闹不高兴,不过是三观不同而已。
而已。

9
“拥挤的列车请你带我走,留下他送我的忧愁”
现在是这句。

10
一个人赶路就会想很多
今天一个人路上的时间特别多

2013年11月26日

1
昨晚上做了一个梦,醒来满身大汗。

2
最近睡眠很糟,总是很想睡,却总也睡不醒。

3
要考金相技术和语言学了。

4
还是在一团乱糟糟的生活里。

5
今天买了一件牛奶,还有四五瓶冰锐。
晚上喝了一瓶,吃了点感冒药,想要早点睡着。

6
时间真的很快。

2013年11月28日

1
我一点也不好。
吕香凝知道,今天跟他聊了。
曹ZR也知道,他有问过我。
猫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2
想起来,前阵子是跟田野认识两周年,我仍然傻傻地记得这么清楚这些时间,从没忘了自己的那些感觉。
因为我没有真正恨过他们吧,倒也是真正喜欢过的。

我跟他说,他问,哟,有纪念活动么?
我说,没有。

3
最近脑子里除了室友的那首神曲,就是Brazzaville,会给人满身五月底六月初,亦或是八月盛夏的感觉。
闷热的,散漫的。
跟现在格格不入。
“Green-eyed taxi, rescue me.”

4
课业压力前所未有得重,要考金相了,还有语言学,我还没有背完。说起来多么简单的事情,多少人梦寐的,给个范围背背就好,可我为什么这么不适应,这么难受。
我知道,我接下来的一个月将会是多么黑暗。抑或说,这一年多么黑暗,我知道的。

5
香凝说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
Ich verdiene es…

6
最近跑步感觉都还不错,可能是按着MiCoach来的不是很猛的原因。

7
跟榕榕说,我很孤单很难过,但是却又有顾及不得的感觉,因为自己现在手上这么多事情必须做,哪有时间找谁做点什么风花雪月的事情。没法再有去年前年一样的那种年底轻松快乐的感觉了。
而且,能给我我想要的人,现在,恐怕,没有吧。

8
那天大一的干事发短信问我周六能不能过去,我没怎么想就答应了。
虽然要考试,我依旧怀念着那个连空气都是舒缓的气息的江安。

9
转眼一个月快过去了,浑浑噩噩的日子必须给结束掉,我知道我知道。
我知道。

2013年11月30日

开始感觉不知道为什么的很难过了,
冬天很冷,我浑身颤抖。
大口地喘着气,我该是去睡觉吧。

2013年12月1日

整整一个月过去了,
你好,Dezember!

黑暗的一个月。

2013年12月3日

我无力去窥探你的生活,但总有一点我从没见过的你,他告诉我,那里有个广阔的我不曾了解的世界。

7
还没有忙到不去胡思乱想,
我用尽浑身力气,去缓解忽然一阵袭来的想要发抖的感觉。

8
我又在顾念谁

9
鼻炎很严重了,应该什么时候去买点什么药。

Gute Nacht
青春本就是南柯一梦

2013年12月7日

1
前几天有个晚上,凉月突然发短信给我,说她想留学,跟她聊了不少。

2
于是昨天说好今天跟何睿以及梁潇元一起吃个饭,今早上便是他们打电话唤醒我的,十一点。
北门见到何睿,上次见他还是国庆节的时候,凉月就更早了,印象中四月底见过她一次。
上次到这次见她,发生了多少事情。

其实认识他们,也有五年多了吧,我初中毕业那年夏天的事情了。

2013年12月10日

2
今晚去了领事馆,和李ZL以及一个吴玉章保送了清华的学姐,威斯顿联邦大厦25楼,Filmabend,放的Barbara。
蛮不错的电影,我知道Barbara某时候,就是我。
渴望逃亡,某种形式的Fernweh。
轻轻的,北德的海风,逃脱而来的患者,或许是莫名其妙的爱,让她最平静地做了最不平静的选择。
我也想,或许有谁能让我平静地选择。
很惊异,结束曲是Wir sind Helden的Guten Tag,于是想起去年冬天在学德语的日子。

3
电影完后是个小型的酒会,我们三个占着个小桌吃着,饼干,蛋糕,各种各样的葡萄酒以及说不出名字的食物。
我始终没太敢跟德国人搭话,聊的也就只是他们领事馆private Küche端来的各种吃的的名字,以及我称赞的”Ausgezeichnet”。
不过下次还会来,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5
榕榕和学姐分手了,学姐突然告诉我。
我脑子嗡嗡响着,我自己分手的时候都不是这样的感觉。
那时候我多么淡定地收拾着我跟王XZ的东西,跟榕榕和猫笑着聊,到现在也没流过眼泪。
可我突然,连打出这个名字,都颇费了一番力气。
可能是那时候假装自己没那么难受,也可能诚如某人所说“因为你分手时候还有学姐和榕榕的存在让你相信异国苦情恋是存在的,现在最后的安慰也破碎了。 ”
榕榕最近忙着大创,周末跟他约好聊聊。
学姐,我也不知道能跟她聊什么,单纯地觉得大家都不太好过。
突然会想到自己,想起那些其实根本没想好想清楚就被藏起来的东西。
可怕地回忆,往事像怪兽一样涌过来。

2013年12月12日

1
打下这个日期的时候才发现是1212

2
上个晚上睡得很晚,做计算机应用的实验报告,四点过才睡。

3
大创开会,屌炸天的侯菲菲布置任务给我,去整理了解粉末冶金烧结的资料,而我会负责整这个部分。

4
今天不想理人,除了榕榕找我晚上喝酒吃烧烤。
聊了很多很久,我们的脸喝得通红,差点哭。
看起来,这样看起来,我相对他,境况还要糟一点。
还是没有哭的。

2013年12月14日

1
十二月快过半

2
今天起得很晚,中午吃的外卖,下午天气非常阴沉,漫天土黄色的感觉。

2013年12月16日

4
最近重复的都是一个人的生活,仿佛又回到了大一刚来学校的时候——这一定会是我单身最长的一段日子吧。

5
最近奖学金下来了,想买好多东西,新百伦的580,外套,FuelBand SE或者Fitbit Force,但是买了这个就买不了那个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买。

7
“好好加油,新的生活在等着你。”
请为我将之赋予含义。

2013年12月21日

1
做了一个好梦,有牙齿,有医生,某个二楼,人。
真实感如此之强,有人敲寝室门我才意识到这是梦。

2
昨晚睡得很晚,五点过的样子,一直在听Ich+Ich的歌,听到Schütze mich的时候…

2013年12月22日

我始终都是那么愚蠢

1
做完做了一晚上Ansys,四点过才睡,今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半了。
张磊寝室在做环形加载的作业,我起床没洗漱也做了起来。
最后弄到现在。

2
约好的和龙龙叶欢还有戚敉瑒每年冬至的时候吃羊肉汤,嗯,今天是冬至。
还是去年那个地方,不过去年我因为弄牙齿让他们等了很久,这次反过来了。
一如既往的欢乐,说起来,“舞伴”这样的关系,让我对这俩妹子有莫名地特别的感觉。

3
要考材料加工了,我知道我还在期待一件事。
所以我果然很愚蠢呢

4
蠢给自己看的

5
不该想这么多的,晚安。
谢谢现在还在关心我的人。

2013年12月24日

4
链条一般的,都有的失落与难过,
所以我果然如此的蠢。

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那我也别再难过了吧。

2013年12月31日

希望告别这年所有的坏运气,新年快乐。

考完试的九号才算是真正新年的开始。

2014年1月6日

认识了一帮很好的人,
今天有跟他们聊起王同学,我好像可以不那么难过了。
加回了基主席。
又继续跟猫大吵。

考试期间很混乱。

2013年1月10日

2
昨天买沐浴露的时候,买了熟悉的味道,想起12年下半年的日子。
又想起前阵子给Erik说的,我喜欢我所有的前任,我也喜欢你,我喜欢很多人。
只是都不会在一起。
真矫情

2014年1月13日

放假以后没有什么动力写日记,好像也没做什么,没看德语也没找朋友出来玩——他们应该都还没放假回家吧。
今天天气特别好,本来想出去逛逛的。
明天我就要回成都了,15号开始上德语课,明晚在Generalkonsulat还有一月一次的Filmabend,这次放的是Lola Rennt。
最近每天都有跟基主席聊几句,回成都了要抽空请他吃饭。
最近跟张黎明熟络了起来。
邬的感情好像也遇到了问题,现在在青海。我想起了“致即将落水的基友”。

现在在听的是陈珊妮的《玉楼春》和《点绛唇》,
寒假加油学德语!

2014年1月15日 Vergesslichkeit

我忘记了你的生日,我真是记不得了。
我翻遍了仅存的所有东西,找不到一点线索,
找东西的时候的感觉,似乎也不一样了。
——我竟然真的忘记了。
这又证明了什么呢?

2014年1月16日

4
这两天早上的音乐是宋冬野。

2014年1月18日

1
这阵子每天都是一早起来上课,下午睡个觉什么的,晚上看看书或者见见朋友,感觉还不错。上课的感觉也挺好,强度刚好也很少走神。没有太花时间背单词,不过上学期背的那么多单词还真是有点用。最近用德语说了很多话,无论怎样成为一个班的鸡头也是让人开心的事情。听王J说Herr Zhao提到说我蛮有的状态,真好。

2
昨天固体物理出分78,大二以来第一次有80以下的课。大家的分数都不高,跟10级的情况完全不同,这期均分也可能上不了90了,有点不开心。
前几天也在算分数,大学四年的均分要上85还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毕竟大一欠下的太多了。

3之前答应了王J请他喝Costa,毕竟他是我大学对我人生走向和学习成绩帮助最大的人。中午下了课他等我一起去吃了华兴街一家馆子,然后去了Costa。一路上聊了很多很有趣,了解到了他们的老师和中级班的情况,也聊了很多未来的打算,下学期我该怎么弄,德语学习什么的。很开心,正能量爆了,我要加油。
王J说冯庆芬表扬我的事情是真的,感觉好开心。
跟他聊的时候,无数次提到Herr Wang,但是真的好像没什么了。我像暑假一样的语气谈起他以及王S学长和Frau Lu在德国的生活,就好像他真的是我一个至今很要好的朋友一样,虽然那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感觉莫名地很奇怪。

4
明天是周日不上课,可以休息一下了,对了Zoe下星期也要来,自从上次教育展以后都没见过她,蛮怀念暑假一堆人上课的时光。

2014年1月20日
周六是18号,跟榕榕、蓝江鹏和陈之尧去吃了德克士,其间有聊到去德国的事情和王同学。晚上跟榕榕和之尧在ATT刷夜唱歌,唱了很多,第一次跟之尧一起玩却感觉很玩得来,很开心。

2
Erik请我吃了必胜客,我怂恿他去看看Freie Uni Berlin的项目。

3
德语课的第二个星期开始了,Zoe也来上课了。
发现自己还有很多很多地方需要提高。

4
好忙好累,其实什么也没做。
我一直都没有做好。

5
最近也还是担心成绩,做什么都没兴致。

2014年1月21日

突然意识到

分手快三个月,我还是没能走出来。

亦南亦北

材基考完,长舒一口气交卷,我的2013,与之有关的一切,至此终于结束了。

一切开始于那个寒冷的冬天,依旧记得江安德水上早晨结了冰的木桥。我在去物化考场的路上看见了你说的话。于是冬日里,是橙色凌仕的气味。我住在老爸家,记得每个快步奔赴德语课的早晨,冬天的风和7-11饭团的味道。从那时起,我叫Linus,从ABCD到框型结构,我望见了他们眼中千里外的国度,我看到了哪里有我越发清晰的想要的未来。我说,我做着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的不易获得的幸福的生活。寒冷但一切却又灿烂无比。

在江安的上半年,我习惯坐在五楼电梯门口的大桌子旁,时不时的会有刚开春的太阳光照下来,伴随着的是电梯运行轰隆隆的声音,我正可以在这样的轰鸣中喃喃自语,尽力清楚地读出每一个单词。我喜欢那里,很多人都是知道的。

回想起来,我的2013年也就是在这样的轻松的节奏之中,引出了一长串讲也讲不完的故事。我妄想一切都会这么自然地过去,学习,考试,出国。

却全然是交织在一起想都想不清楚的故事了,我爱听故事,却不知道该从何讲起。

现在想起的,是春熙路的晚上,我送你去地铁站;某天一起看的Paprika,以及萦绕耳畔的仿佛天外传来的《白虎野の娘》;我常坐的座位前,图书馆的电梯门打开我看到了你的背影。以上,就是整个明媚的春天了。然而一语成谶,其实我发现我自己什么都有数,弄糟了一个又一个生活。

春天之后开始下雨,啪嗒啪嗒,我走在长桥上,怕自己滑倒,尽力走桥面未被打湿的部分。我问你,讲故事不应该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吗?

而你,站在夏天的最顶端,七月底的时候。——我现在看到了,而那时候,我除了不能时常见到的你,整个夏天都是与闷热作伴。还有Brazzaville深深嵌着的一个又一个晚上,我独自去D座上自习,回来的路上会想很多。
朋友说我接电话的时候是笑着的,的确是的。
但是夏天带给我的黏糊糊的感觉,却始终没消散,甚至到了年底,我仍能感觉到能听见声响的隆隆的热浪。

之后在眼前的,还有图宾根,香水味,手势,二环路的立交桥。所以我以为八月给了我一个礼物,至今深深记得火车站前的拥抱,以及我们的“Skypacetime”。我睡不着,初次领略了时间空间的威力。时间不长,也头一次感受到了未来的感觉,而你却没有再回到南边,Du bist Überraschung und Enttäuschung。

接下来的是糟糕的秋天和冬天,落叶满地的望江,漫天尘埃。几日不碰电脑屏幕,便可以从灰尘中擦出清晰的印记。然后像是一瞬间就跳到了年末,浑浑噩噩的几个月后幡然醒悟的时候,又必须得面对暗无天日的复习了。在Ferrite与Cementite之间,落笔起笔的间隙,又或是合上笔记本的刹那,我还是会想到你。

唯一庆幸的是在这个糟糕的时间里,认识了一些不糟糕的人,真好。

我听着“北上的列车带我离开,我也许不再回来。”想道,这一年除了学习成绩和德语有所长进之外,好像确乎是没有得到什么。

夏天开始的记忆都是片状的,我找,找不到每一片之间的关联性,只有一帧一帧的图像,声音,气味。无限的排列组合,我可以讲给自己无数种故事的版本。再想强加梳理,我已经分不太清。
你是北方,嘉峪关那方的几瞬浓云,千回百转,
可是我喜欢,我喜欢一个南方一点的故事,至少得剑门以南。所以,这一定是一段美好的,用灰色又浑浊的四川话讲起的,亦南亦北。
感谢我强迫自己写的日记,让我没有忘记这一年发生过什么。
本是想好好地写个总结的,2014年快乐。

记录

刚才在想,如果我突然地就死掉了,我能留下什么东西给别人看?是长长的表意不明的德语微博,人人网上日复一日的抱怨,街旁上面和不同人的旧的照片,豆瓣里的一句短评,还是空间里花了一个晚上才琢磨出一个字的《卜算子》?

我把我最想要的表达给了社交网络,他们清清楚楚地记录了我的一举一动,何时、何处、何事。我记录着,分享着,发着慷慨激昂的言,说着阴郁低哑的话,但这些都只是我所想表现给你们的而已。我的自己,也许只有你仔细分辨那个词的代指,思量这个语法错误的产生是何因,斟酌那张照片的取景,以及猜想隐隐没有拍进去的角落,才能仅仅揭开一点关于这个人的秘密。

我就时常猜想我自己,以一个陌生人的视角来观察我这个安静的死者。

去再查一遍每一个也许不认识的单词的含义,去推测这两句话的关联性,去认识照片里的人和物品,去把文字背后的东西组成一个故事,一个拥有连续性的不间断的故事。置身自己于自己的世界,你能理解么?

我表意不明,日复一日,毫无规律,短促无力,矫揉造作——费尽心思的表达,不知道是否真的有用尽全力来理解的人,会不会把我生前所有猥琐阴暗的想法逐一发掘,能不能将我的每一份热血抑或苍凉念头悉数得知。我的无助和伟大,我的憎恨与爱意,它们都凝聚在那几个短小的字句里,我没能准确得知,想必你也是吧。话说回来,又能有多少个这样的好奇者,想要去探寻这个亡去之人的秘密?

那日你给我说的,我都悉数记得呢,所以原来我自己就是这样的好奇者啊。

你给我看的你的话语,猜不出来,想不明白,于是很苦恼,于是烦躁得怨那时候不认得你,不能去亲身经历这篇故事。故事还没讲完,翻页,我又急于想去窥见故事的结局。我看着,局促而失望,那时候的我是在哪里?于是两则那时候的故事也就顺理成章地交汇在了一起。
那也一定有人这样来观察我的吧,一定是的。

晦暗不明的天空,满眼雾光的房间,一明一暗,却又相得益彰,期许着能在记录里望见闪亮的一天。而现在,盆地的春天,少有的就是通透明亮的日子。

你也说是。

但我又不喜欢如此的一个又一个的春天,一个又一个的四五月,发生故事的四五月。光是令人疲倦的故事都能凑成一本小说,小说里天空时常昏暗低矮,雷声阵阵却不见大雨能涤清尘埃满布的路面,我见,望不穿;我想,了不白。像极了我说的不知是对谁的话,让人焦躁不安。我也欣羡于成为一名故事里面的演员,好让有人能观察我,在不完全属于自己的故事里面。但我自己却又看不清,你也没法好好地记录清楚你所说所讲的一切,故事的发展还不会因人死去而停止,我再没机会细细体会了,你惆怅无比。

我问你,讲故事不应该是一件让人开心的是么?

你却反问了我,我答不出。

所以我才想要时间能够暂时停止,才好让人好好看看我究竟做了什么。

可我又没法停止,因为你已经在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