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3.2016

大二暑假猫给我拷了模拟人生3的合集,于是我就捏了一个Linus和一个Tommy在一起。

和他分手之后,有次聊到模拟人生,我对猫说:“游戏里的他们还在一起呢”,而我却再也没碰过那个存档。

再后来那个硬盘也坏掉了,于是乎这个存档就永远地停在了Linus和Tommy以及朋友们快乐地住在大房子里的那一刻。

20.03.2016

痛苦的感觉又开始将我包围。

今天早上坐了火车去根特,接近十二点的时候到了博士家门口,他穿着拖鞋下来给我开门。进了房间,我压他在沙发上,我抱住他,我嗅他的气味。他把我按在床上的时候,我望着窗外面静止的蓝天和白云。

吃完午饭后,他的前任给他打了Facetime,他挂掉了,回了几条微信后到沙发上来抱住我,哭着说自己情绪好重,像极了十几岁的小男生。

我抱着他,望着床角发呆。我听着他的声音,我什么都做不了。那一刻我在怀疑这几个月所做的事情。

生活太沉重了。

14.03.2016 Tagebuch

1
周日上午博士打来Facetime,我还躺在床上。前一日的晚上我十分不开心,情绪延续到了第二天,于是不意外地吵了起来。

我讲着我想要做的事情,说希望他能给予我一些回应的动作;我抱怨他就这样吊着我,他自己也说他是坏人,然而我并不想听他这么说。一直吵到十二点,我一言不发地听他讲着话,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一下子情绪失控对着手机那一头吼了起来。

挂掉视频,我说:“我下午一定要来见你。”,他说:“来吧,总要当面说的。”

2
看到朋友圈里J学长说:“跟着自己的心走没有什么不妥。”

3
吃晚饭我匆匆订好了火车票,下午三点五十五,我在布鲁塞尔中央车站见到了他。

市中心的广场上太阳很好,我坐在长凳上望着太阳睁不开眼,他横坐着笑着望着我——我也一直笑着。依然是那些已经讨论过的问题,不过在上午的争吵之后讲得更加清晰明了了。我现在确实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等待,我不能确定能否有真正能和他在一起的契机,他也不确定。未来有太多不能确定的了,他说道。

一直走到布鲁塞尔北站,他问我晚上去哪里,我答去根特。“那乖乖睡觉,不然就去住宜必思。”,他说。接着在去根特的火车上,我又讲到了我来德国之前的故事,说起了学德语时意气风发的我。

他眼睛很红,可能是太累了。

11.03.2016 Tagebuch

1
这个星期常常喝酒,周三晚上小汪、马X和肖Y来我家,喝到一半,我说“我们聊一点开心的事情吧”,大家便沉默了下来…

2
昨晚C学长找我吃晚饭,吃饭的时候聊了起来,他说,“你坐在我的对面,发着光”。

这句话我也用来形容过别人。

后来索性去喝酒,喝得满脸通红到家,他微信道:“知道你不开心啊 ,可是我没有你的药 ,我也很伤心”。

3
我在床上哭着,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何而难过。

4
“是我们这种人,根本就不可能开心啦。”,梁学妹说

“我们这种人就是不会开心的,你以为你得到了想得到的就会开心,其实不是的。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故事还是要继续下去。你以为你去德国上学就会开心,可是你现在去了,开心了吗?”

“就算你所有关于他的渴望都实现了,也还是不会开心的”

5
有舟:“不能开心的人才是少数,带病生存的觉悟很重要啊”,我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今天也要按时吃药哟。”

6
我摇摆不定,思来想去,却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态度去看待我当下所面临的困境。

1998年的《拥抱》

1998年的《拥抱》,演唱者是一个未曾见过的代号叫“林德”。

喜欢那句“我需要爱的慰藉,就算那爱已如潮水”。

最近每天都在听,只是今天晚上房间里放着它,我就坐在地上一个劲儿地流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