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ser-Wilhelm-Gedächtniskirche

晚上去了柏林威廉皇帝纪念教堂旁边的圣诞市场,是 2016 年发生卡车撞人袭击的地方。圣诞市场很热闹,Podium 下面一角摆满了纪念三年前离开人世的人的照片、花环以及蜡烛。摆在中间的一位红发女人的照片,旁边是两瓶酒,而照片里她笑得开怀——她的家人朋友一定很爱她。

Röslein

晚上没有去健身,和认识六年要回国的朋友吃了饭,接着喝了酒。 和朋友回家的路上,我哼着歌德写在斯特拉斯堡写的:“Röslein, Röslein, Röslein roth, Röslein auf der Heiden.”

Gamescom 2019

上上个星期去了 2019 年的科隆游戏展,累到走不动路。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kp8 preset德国的游戏评级机构 USK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IGN 在展会上的直播厅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c1 preset德国联邦国防军也设有展台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g6 preset去年玩 Pokémon Go 约 Raid 总是用到的 Discord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kp8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l1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l4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9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fp8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s2 preset育碧、世嘉、任天堂、科乐美、Netflix 以及 SE

六月的傍晚

夏至快要到了,亚琛的每日日照时间也逐渐达到全年的最大值。周五健完身十点过太阳还没完全落山的时候,散步回家便是最轻松愉悦的事情了。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ga1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1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fp8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fp8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j1 preset

18.04.2018 Tagebuch

1
四月开始回到 IBF 做毕设,关于 Warmflachwalzen 的 Porenevolution,在 Conrad 手下做。

2
实习公司的 Supervisor 给我续期了 HiWi 的合同,于是乎四月到六月这三个月也要时不时去一下公司那边把我之前没搞完的 Umformsimulation 继续往后做,和后面来的人慢慢交接一下我手上的活。

3
四月的第三个星期请了假,之前阿 M 说来亚琛拜访我,我在科隆的车站见到了他。

他在我这呆了两三天,带他逛了亚琛和周围的一些地方,期间聊了许多。

他是很能聊的人,算是和我有很多共同话题。从小时候读过的书和杂志漫画到中学生活,从他的前女友们到电影和八卦,从语言学到技术,从B站梗到欧美黑粉圈,他在加州的见闻以及我对欧洲的一点点理解。

星期二的晚上从杜塞回亚琛的火车上,我们开心地在冷清的车厢里笑了一路,那一刻我多希望他能多待几天——实在是太久没有如此尽兴的聊天了。

4
阿 M 今天早晨离开了亚琛,我却因为他的到来回忆起太多过去的事情:小时候的玩具、各色理想与愿望、高中跟我分享小说的同桌、有很多朋友的本科时光以及许许多多诸如此类的东西——这一切都可以与“少年的浪漫”这个词联系起来。

而我在德国的这接近三年,少一点的便是热闹的感觉。生活圈子急剧缩小,忙碌的生活总有太多需要解决的事,一开始我极度不适应,直到现在终于慢慢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只是当这两者之间对比起来的时候,我就会开始不断想念过去经历过的那些许许多多的甚至是有些嘈杂的阶段:彼时对外物的无限好奇、和不同的人聊不尽的话题以及对不可知未来期待的心情。

从去年年底开始,这样的感觉已如心魔在我心头难以挥散。

需要一个 Pause,想回到四川待几天,见见许久未见的朋友,想借此机会与过去的自己对话。再仔细整理一番我在德国的这几年的生活,希望能对自己的未来赋予一些新的意义。近来压力还没有大到崩溃的地步,这也是我现在仍能往前走的原因。

而我挂念着的、难以割舍的便其实也就是少年情怀了,我真的是实在太害怕它离我远去了。

5
榕榕昨晚和我讲说和女友分手,很难过。今天下午我们打了很久的视频,讲了他现在的事情以及我的忧虑。

不过这一切暂时似乎又无从解决,我预期中的下一次回四川,大概是年底 Master 毕业之后吧。

6
明天是博士的毕业答辩,我傍晚七点乘上火车去根特。

一切顺利的话,他也很快会进入下一个 Phase。

和他在一起不久的时候我一直担心的是他一直处在比我往后的 Phase 里,而我如今却说不太清,我所期盼的究竟是怎样一个新的阶段了。

7
我在去根特的火车上,止不住地流泪。

Ink

Ghost Stories

Coldplay 在 2014 年专辑《Ghost stories》里的歌,感觉适合的场景是一个人走在冬天的夜晚,天上没有星星,空气却是清朗的。

喜欢那句“I see the road begin to climb”。

猫曾经给我发过这首歌的现场版视频,我想象他从喉咙里唱出这首歌的声音,想象不知他是否也有的、如歌中所唱的“something broken inside”那样的愁苦。

今天送完博士回家,我走在路上听起了这首歌。才下过雨的冬天的夜晚,空气令人舒畅,也看不见星星和月亮,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流起了眼泪。

——我来德国已经两年了。

回到家给在弗莱堡的 Erik 打了个电话,我想成都的冬天,不过没有与他讲,只是聊了聊最近以及先前的琐碎事。

“啥时候去成都吧,好想回去下。”,我在微信上跟博士说道。

“去去去,吃吃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