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外》

8733_1306997382_420420

雷光夏的《榜外》

去年十一月,考完德福为了复习APS仍旧整日奔波于图书馆与宿舍间,总是会听到这首歌。

唱道:“你无法拒绝,只能承认自己失败。”

再见

到了离别的时候就显得如此沉默和冷静了。

一大早起来,和大帝约了早饭在Sally那里,还见到了刘瑾和薇薇,我们道了再见。“德阳见!”,“北京见!”。

午饭是和Erik一起的,下着雨,空气闷热,一身汗,我打伞送他走。他问我:“13年年底的时候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说:“喜欢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没有缘分呢。”,他说。公交车来的时候,他说,抱一个吧,我说,不了吧,但是还是在站台前来了个离别的拥抱。“Ciao!”,他说。

下午的时候在寝室流着汗发呆,老妈快来的时候才开始收拾东西。有很多,所有的书都打包了起来,上下楼十多趟才把东西都搬完。

走之前去了Sally那儿,她给我了两个三明治,一杯奶茶一杯咖啡,还有一张写满密密麻麻临别赠言的图片里是我喝酒的明信片。和她拥抱的时候我很想哭。

回程的路上和老妈讲着Sally和那里的小伙伴,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我的心情。二环路微堵,我给阿贵讲,这是成都舍不得我。“哦不,这是阿贵舍不得我。”,我更正道。

“Linus去哪里都一样的。我也舍不得你,我没有好好认识你,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就是这种感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