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mmer im Vorsommer

上个星期学弟约我今天下午去 Heerlen 的宜家逛逛,没想到的是今天阳光竟然如此好。去的时候坐错了去 Maastricht 的车,中途下来重新换车的时候拍了这一堆照片。

夏天尚未来到之前的荷兰边境,绿树、铁轨、天上的电缆以及听上去怪怪的荷兰语构成了一副美妙的场景。我们漫不经心地聊着八卦,以及属于 Vorsommer 的忧虑。

但这都是很美好的。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f2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f2 preset

一个焦虑的夜晚/或者是明天

自己的自己

说不清为什么,你开始焦虑了。

或许是一个月前冰块和楼宇异国恋分手,她孤身一人来欧洲见楼宇最后一面的时候,你收留她在你家了一个星期。听她讲着她与楼宇这几年的故事,你便想到了关于你自己的那一则。

或许是两个星期前学妹的到访,将你作为人类学田野调查的对象。你欣然接受,带她见了你在亚琛为数不多的朋友,带她一起去了巴黎,还有博士一起。有天晚上在你家的时候,你和她讲起了这三四年来的故事,你眼眶红着,她看到了。

或许是昨天晚上你听到了七年前在豆瓣上听到的宫傲的《或者明天》,你想到了七年前还在上高中的自己。那时候你从未离开家远行,你从未谈过恋爱,你也不会德语,未来有千万种可能性。你只会在晚自习回家的时候骑着车,耳里塞着耳机,飞快地超过在前面你暗恋的男孩子。

或许是几个小时前看到阿密更新了豆瓣,讲到他的恐惧与烦恼,于你也别无二致。你才发现你以为很久以前抛得远远的自己,一直隐匿在你的身旁,你忽然看到他,他冲你笑了笑。

你从未说想逃离或者掩藏些什么,你的说法是:“让自己的思维与行为自洽,让自己的过去和现在自洽”。而你的少年气,在这几年似乎也渐渐无影踪。

发呆了四五个小时,四月底亚琛的夜晚还是很冷,你瑟瑟发抖地写下这堆话。你甩甩脑袋,觉得自己有些昏了头了。

你开始焦虑了,你许久都没有这么焦虑了。

《Morning Light》

 

welcome-to-brazzaville-ii

最初听到 Brazzaville 的歌,是在 2013 年的春夏之交,它们占据了我整个 2013 年夏天的耳朵。

开头的那一句“I’m afraid of you”,是我那时候真真切切感受到的。不过当时的恐惧在现在的我看来,也渐渐变成了一个没有那么害怕的、能让人娓娓道来的美丽的故事。如今听来,总会想到开始变得有些热的六月的成都,那时候某天夜里的三点半,我在寝室复习,桌上的书页角随着风扇呼啦呼啦地有规律的跳动。

对我来说 Brazzaville 带着一股南美/西班牙风情,如他们用加泰罗尼亚语唱的《Barcelona》,那时候的我因此而无比想去往某个讲西班牙语的地方,像是西班牙或者是智利什么的。那阵子常幻想一觉睡醒睁眼看到身边的某人,而我们就住在南美洲的某处,虽然到现在,西班牙语我也仅仅会“¡Hola!”、“Gracias”和“Niño”三个词而已(第二个还是通过意大利语知道的)。

当然他们的歌也常有“世界观感”,比如乐队名刚果布的首都布拉柴维尔,或是《Shame》中提到的里斯本和上海,又例如伴有俄语演唱的《The Clouds In Camarillo》。大概我对多语言混用和世界地名的堆砌这些做法确实非常买账吧。

“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I’ve seen the morning light.”,那时候的我,听到这里轻松的如释重负的气息,会幻想许多年以后的生活,我会在哪里?我会和谁一起?而此时我站在四年前的“未来”,有时候也不太敢问自己生活是否如愿。

不过归根结底,一切都过去很久了。

疑惑

上个月月底我和博士去了杜塞尔多夫,后来也逛了下蒙绍,坐公交回来的时候,博士的前任给他打了个facetime,他挂掉了。

我看到了屏幕,于是也终于是知道了这位陪伴博士多年的人的名字。博士和我解释了下,我很难过,但却不是吃醋或者什么的。我是那一刻才意识到,对于这个人和博士的那几年我一无所知,我感到十分惶恐。博士说,不愿意我因为这件事不开心而又在自己的日记里抱怨。所以,我是不希望博士看到这一段的。

后来他在我家多呆了一天,而我从国内回来之后的这几个月,两人的关系似乎也更加稳定,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或者说我被这种感觉所“贿赂”了,所以之后我没有把这件事放到日记里。

而今天看微博的时候发现了这位前任的账号(是因为知道了名字所以才会这么敏感地注意到吧),点进去瞧了瞧,对这个人有了一个大致的印象,看到2014年他在博士家拍的照片,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我很难不把博士和他的互动拿来跟现在的我们比较,比较的结果于我而言并不算乐观。我也猜测了一些缘由,或者说是替现在的情形找了些借口,嗯如此这般也就是那样吧。

之前昊霖问我又和博士考虑之后的事情么,我说没有聊太多;上个星期在萌姨家的时候他也问了我们,博士看上去似乎不太想聊。我想的是,或许他不愿意说那些没有太多把握的事情吧。我不知道在博士心里会如何把我和他前任进行比较,我也不清楚他当时对他们以后的想象,和现在他脑子里有关我们的计划有没有什么真的不一样,我不愿意问他,当然更不会去多想这些。这些都只是很少会浮现脑中的些许忧虑而已,我此刻姑且把他们记下来。

当然我也有想过,是不是只是因为我是博士当前的最优解,而当这个阶段过去之后,一切或许都消散如烟,或者是“痛苦地只好互相道别分手”什么的。我不知道,我也没有问。

但我的确没有因此太伤心,至少是现在。我反而是对我此刻这般反应感到有些难过,打电话和梁潇元说了下,希望这只是我完全无意义的胡思乱想,希望博士如果知道了,可以和我多讲讲他的想法。

博士过生日了,我买了礼物明天拿给他,要开心些才好,他喜欢就最好了。

———————————

后来和博士讲了这些,疑惑也算是被解决了。所以,这是好事吧。

小酒馆

那天和朋友在玉林西路的小酒馆,我要了一个君度。当时放的刚好是赵雷的《成都》,唱到“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的时候,整个店里的人都一起唱了起来。明天就要回德国了,现在坐在电脑前听这首歌,依然有一点点舍不得。

和Erik

-你跟博士的事..我就多嘴一句,如果误解了我先道个歉…有时候你还是得有一个Second opinion,有时候他想的跟你以为他想的是会有出入的…还是不要总在自己的逻辑里绕…我只是这么一说,你肯定也知道.好了 不嘴贱了。

-没懂你的意思

-就是 你不要老觉得你男朋友不在乎你,他其实也许是在乎你的,只是他表达的方式,跟你以为在乎一个人会表达的方式会有些出入。所以会有这些误解。我是这么觉得的…不过毕竟我也不了解具体的…所以就只是纯粹的猜测,如果错了请见谅…

-可是你说过头来,把孩子送去杨永信那里点击的父母也是觉得他们爱他们的孩子的,我们也可以认为只是方式不同而已么

-这两个类比不一样吧。 爱一个人有很多种方式啊,也不是每一种爱都是那种特别能给对方安全感的。有的人,他就是不习惯这种。

-我要的就是安全感啊

-博士应该是很在意你的,我觉得吧,有时不能总往坏处想。我感觉你有点缺乏安全感,所以需要对方时时给你反馈,来让你知道你有安全感。

-看山也很爱你啊

-所以我后来想到才醒悟过来的啊,他给我的反馈不够,所以我认为他没那么爱我了。

-然而你回去找他,当你遇到下一个小陆你还是会分手的。那样没有意义,猫跟我分手之后我也哭得稀里哗啦,那有什么办法呢?

-我知道了,懂了。就是你那句话,“这就是矛盾所在了”

-爱不一定意味着要继续相处下去

-那你是准备?

-我没准备什么,就先这样

-我冒昧的揣测一下…又一个猫那样的吗?

-还不会

-希望吧 那样你会挺难受的…看你跟猫弄的

-嗯

-唉 希望你一切都好吧。有时候吧,可以稍微改变一下自己,(当然不改变也无可厚非)只是有时候,大家各自做一些,会更好一些。不然总会是一个又一个遗憾。100%的男孩,不是总能遇到的。

-真正需要改变的时候什么都是自然而然的吧,这样痛苦挣扎也没什么意义

-所以我说不改变也无可厚非,因为有些东西是很难改变的。比如你需要安全感这一类的。我是真心希望,你能遇到一个能让你不需要痛苦挣扎的人,那是最好不过的了。但也希望你设想一下,万一遇不上,于是一个个接着遗憾的这种可能性。如果只是自己稍微变得不是那么特别需要安全感,会不会更好一些。我也知道你肯定有想过,只是你觉得太困难或者觉得太徒劳。总之自己想一想,能够有一个你自己觉得可行的就行。我反正wish you best。

-可是这样就和对你说:“你可以稍微改变一下,去喜欢女生,就不必这样痛苦挣扎了。”你会不会觉得我在quatschen

-这类比不恰当吧,虽然我懂你的意思

-你怎么就知道不恰当了呢

-也许对你来说,这就是一回事。都是你觉得无法改变的,我能理解。但是,我还是想让你自己真的认认真真想一想,这是否真的是无法改变的。

-感情的需求什么的是没办法去modifizieren的。你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你经历过这几个月的事情,你后悔了。我这几年没有后悔

-对,是的。那这就好了。跟猫,跟王同学,跟基主席、曾胖子、小田野,我没后悔

-我担心的就是你会某一天后悔

-我乐于接受他们的结果

-但既然你不后悔,那我就完全理解了

-所以暂时,我还不需要去做你所说的改变

-这也是我想说的,你只要自己不觉得后悔,那我就觉得没问题咯。好了 problem solved。这点倒是挺佩服你的就是了,比我这墙头草是真的好很多。想来,似乎你会比我更容易找到你的真爱,因为你真的知道你自己要什么。

Tweet 29.08.2016-1

“La première, c’est mon espoir de vous revoir un jour. Je le veux. J’en ai besoin. Cependant, souvenez-vous, je vous en prie, que jamais je ne demanderai à vous voir, pas par fierté, avec vous, je n’en ai pas, vous le savez, mais parce que notre rencontre n’aura de sens que si vous la souhaite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