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

上个月月底我和博士去了杜塞尔多夫,后来也逛了下蒙绍,坐公交回来的时候,博士的前任给他打了个facetime,他挂掉了。

我看到了屏幕,于是也终于是知道了这位陪伴博士多年的人的名字。博士和我解释了下,我很难过,但却不是吃醋或者什么的。我是那一刻才意识到,对于这个人和博士的那几年我一无所知,我感到十分惶恐。博士说,不愿意我因为这件事不开心而又在自己的日记里抱怨。所以,我是不希望博士看到这一段的。

后来他在我家多呆了一天,而我从国内回来之后的这几个月,两人的关系似乎也更加稳定,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或者说我被这种感觉所“贿赂”了,所以之后我没有把这件事放到日记里。

而今天看微博的时候发现了这位前任的账号(是因为知道了名字所以才会这么敏感地注意到吧),点进去瞧了瞧,对这个人有了一个大致的印象,看到2014年他在博士家拍的照片,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我很难不把博士和他的互动拿来跟现在的我们比较,比较的结果于我而言并不算乐观。我也猜测了一些缘由,或者说是替现在的情形找了些借口,嗯如此这般也就是那样吧。

之前昊霖问我又和博士考虑之后的事情么,我说没有聊太多;上个星期在萌姨家的时候他也问了我们,博士看上去似乎不太想聊。我想的是,或许他不愿意说那些没有太多把握的事情吧。我不知道在博士心里会如何把我和他前任进行比较,我也不清楚他当时对他们以后的想象,和现在他脑子里有关我们的计划有没有什么真的不一样,我不愿意问他,当然更不会去多想这些。这些都只是很少会浮现脑中的些许忧虑而已,我此刻姑且把他们记下来。

当然我也有想过,是不是只是因为我是博士当前的最优解,而当这个阶段过去之后,一切或许都消散如烟,或者是“痛苦地只好互相道别分手”什么的。我不知道,我也没有问。

但我的确没有因此太伤心,至少是现在。我反而是对我此刻这般反应感到有些难过,打电话和梁潇元说了下,希望这只是我完全无意义的胡思乱想,希望博士如果知道了,可以和我多讲讲他的想法。

博士过生日了,我买了礼物明天拿给他,要开心些才好,他喜欢就最好了。

———————————

后来和博士讲了这些,疑惑也算是被解决了。所以,这是好事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