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南亦北

材基考完,长舒一口气交卷,我的2013,与之有关的一切,至此终于结束了。

一切开始于那个寒冷的冬天,依旧记得江安德水上早晨结了冰的木桥。我在去物化考场的路上看见了你说的话。于是冬日里,是橙色凌仕的气味。我住在老爸家,记得每个快步奔赴德语课的早晨,冬天的风和7-11饭团的味道。从那时起,我叫Linus,从ABCD到框型结构,我望见了他们眼中千里外的国度,我看到了哪里有我越发清晰的想要的未来。我说,我做着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的不易获得的幸福的生活。寒冷但一切却又灿烂无比。

在江安的上半年,我习惯坐在五楼电梯门口的大桌子旁,时不时的会有刚开春的太阳光照下来,伴随着的是电梯运行轰隆隆的声音,我正可以在这样的轰鸣中喃喃自语,尽力清楚地读出每一个单词。我喜欢那里,很多人都是知道的。

回想起来,我的2013年也就是在这样的轻松的节奏之中,引出了一长串讲也讲不完的故事。我妄想一切都会这么自然地过去,学习,考试,出国。

却全然是交织在一起想都想不清楚的故事了,我爱听故事,却不知道该从何讲起。

现在想起的,是春熙路的晚上,我送你去地铁站;某天一起看的Paprika,以及萦绕耳畔的仿佛天外传来的《白虎野の娘》;我常坐的座位前,图书馆的电梯门打开我看到了你的背影。以上,就是整个明媚的春天了。然而一语成谶,其实我发现我自己什么都有数,弄糟了一个又一个生活。

春天之后开始下雨,啪嗒啪嗒,我走在长桥上,怕自己滑倒,尽力走桥面未被打湿的部分。我问你,讲故事不应该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吗?

而你,站在夏天的最顶端,七月底的时候。——我现在看到了,而那时候,我除了不能时常见到的你,整个夏天都是与闷热作伴。还有Brazzaville深深嵌着的一个又一个晚上,我独自去D座上自习,回来的路上会想很多。
朋友说我接电话的时候是笑着的,的确是的。
但是夏天带给我的黏糊糊的感觉,却始终没消散,甚至到了年底,我仍能感觉到能听见声响的隆隆的热浪。

之后在眼前的,还有图宾根,香水味,手势,二环路的立交桥。所以我以为八月给了我一个礼物,至今深深记得火车站前的拥抱,以及我们的“Skypacetime”。我睡不着,初次领略了时间空间的威力。时间不长,也头一次感受到了未来的感觉,而你却没有再回到南边,Du bist Überraschung und Enttäuschung。

接下来的是糟糕的秋天和冬天,落叶满地的望江,漫天尘埃。几日不碰电脑屏幕,便可以从灰尘中擦出清晰的印记。然后像是一瞬间就跳到了年末,浑浑噩噩的几个月后幡然醒悟的时候,又必须得面对暗无天日的复习了。在Ferrite与Cementite之间,落笔起笔的间隙,又或是合上笔记本的刹那,我还是会想到你。

唯一庆幸的是在这个糟糕的时间里,认识了一些不糟糕的人,真好。

我听着“北上的列车带我离开,我也许不再回来。”想道,这一年除了学习成绩和德语有所长进之外,好像确乎是没有得到什么。

夏天开始的记忆都是片状的,我找,找不到每一片之间的关联性,只有一帧一帧的图像,声音,气味。无限的排列组合,我可以讲给自己无数种故事的版本。再想强加梳理,我已经分不太清。
你是北方,嘉峪关那方的几瞬浓云,千回百转,
可是我喜欢,我喜欢一个南方一点的故事,至少得剑门以南。所以,这一定是一段美好的,用灰色又浑浊的四川话讲起的,亦南亦北。
感谢我强迫自己写的日记,让我没有忘记这一年发生过什么。
本是想好好地写个总结的,2014年快乐。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