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南亦北 II

我很幸运地在一个小小的城市长大,也很幸运地家住城南,而我每天都要骑上单车起到骑到城北边的学校,于是也很幸运会在自己身上用到”南北”这个自以为文艺浪漫的词语。

我骑着蓝色的美利达山地,黑色的铁三角动铁。银色的Nano,躺在我的兜里,兜着我的一年年,由南向北,由北向南。

好妹妹去年发的专辑也叫《南北》,夏天刚来那阵很是喜欢听,以至于现在只要再听到那调子,就会想到那个时候在江安每天的生活,与模电数电以及物理化学相伴的湿湿哒哒的日子。6月初好妹妹来小酒馆,可惜的是因为电子考试而错过他们的演出。多想从他嗓中听到”北上的列车请你带我走”这样的字句。

很巧的是,总有些这样那样的事关南北的东西,会敲在心上,例如《吉林到北京》,又例如《安河桥北》。然而嘉峪关和山海关,我却未曾去过,那里的一瞬瞬浓云,我也是未曾见过的。不过我却总是妄想,我应该是知道漫天云翳的样子的,然后加上我想要的场景,嗯就是这样了吧。

刚刚考完A2分级,满脑子是口试的时候说错话的糗样。

“你是夏天的轮廓。”耳朵里传来宋冬野的声音,银的Nano换成了粉的Walkman,两个单元的动铁也换成了四个单元的UE。有的时候,我却感受不出来它们多少的差别,时间都过去三四年,单车也早在两年多前在一个雨夜的江安不见了。可我还是会怀念南边一点点的江安,以及稍稍北边的德阳的街道。那个时候的早晨是咔嗒的换挡声,而现在,提醒我的是暑假1路公交上的“昭觉寺站到了”。

你尝试描绘夏天的轮廓,我尝试倾听夏天的嗓音,似乎就是有着某种特殊的意味。我头发上,却粘着那日成都早晨乱糟糟纷飞的雪。时间对立着,而在同一个时间里,我在南边看着你,你在北方唱着歌拉着琴。

该死!

传来的是《至少还有你》。

记得你离开南边的时候,我一直看着你。而又记得,我眼中的你,好像在德阳由南到北的单车上;在北边到南边,家去往成都的巴士中;间或地,在隆隆地北去穿越剑门哐当哐当的火车里;抑或是在逼仄狭小的向南的摇晃着的地铁一号线——甚至在我没去过的地方。

你带着耳机,不轻不重地点着头望着我,姑且,我称我看到的那个你为少年啦。那么,亲爱的少年,你还会去往北边吗?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