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

最近的状态很不好,离高考还有一百三十八天。

天气已冷,还下了雪,似乎四川很多年没有下雪了。我坚持没有穿秋裤,虽然同学说她已然套了四条。我骑着车迎着北风,时速二十五,塞上耳机,就只听得到乐声和呼呼作响的风声了。说到骑车,不由地想起去年寒假和北北一行四人清晨五点起床,骑车三个小时去成都的壮举。在蜀都大道上能骑到40km/h,很累,但我很开心。元旦的时候本来说好再一起骑车去玩儿,没想下雨,就只能作罢了。

年底开始看了几本书,《三体》、《潮骚》、《地铁》和《城门开》。有时候也会幻想如果我是刘慈欣,驾上曲率飞船远行;或者是三岛由纪夫,凝想于潮岸的清晨;抑是韩松,也可能是北岛,去当一个深邃的哲人,然后恍然大悟地嘲笑自己的幼稚。

听了几张专辑,《How to Save a Life》、《The Fray》、《Pablo Honey 》以及《Utada Hikaru SINGLE COLLECTION VOL.2》。

收到了车车从曼城寄来的明信片,我也想象我读大学以后的样子,思索半日却没有个确定的解。一切都有太多变数了。

从十一月开始的几次考试就再没进过年级前一百,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如既往起床、蹬车、上学,但一切都没能像以前那样了。

最近会常常见到克尔,大都是背影而已,即使从走廊擦肩而过,我也会不自然地转头去看冬天晦暗颜色的天空,太假了。

那天梦见我正准备上床睡觉,而化学老师突然出现在我的卧室,随之而出的是一块黑板,他说他要给我补化学。然后冷醒了,天色不早,其实,就是怕留在这里而已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