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9.2014

工学馆三楼的研讨室可以占座位,是榕榕带我去的,他坐在我斜后方。而与我共享一张桌子的是两个女生,一个爱玩iPad,坐我对面;斜对面则是一个短发妹子。

昨天自习时短发妹子削了个梨分我一半,我一脸吃惊地接下来,冲她笑了笑;

晚上的时候iPad妹子问了我学德语做什么,然后当我不存在地(以悄悄话的形式)告诉了短发妹子:“啊,他说他两个月后要考德福。”

今天短发妹子见了我一直偷笑,iPad妹子问我用的什么香水。

“呀我也用Burberry呢,粉红恋歌”她说道。

30.08.2014

1
明天晚上回趟家,暑假结束,大四来了。

这是一个很热闹的暑假,认识了新朋友,在打打闹闹中在正一家呆了整整两个月,而我的将来也变得越来越明晰了起来——事情都在越来越好的路上。

因为忙碌和热闹,我大大降低了写日记的频率。平时能思考自己的时间,也就只剩下去上德语课的路上和深夜里。

2
现在听到朴树的歌,就会想起刚刚暑假的那阵子,很热,文先生告诉我说128路可以从正一这边直达学校。我坐着128路,在空空的车上听着朴树的感觉。

128改道了,文先生走了,宝娃也是,暑假便过去了。

Tweet 26.08.2014-1

喜欢同性的复杂在于,你对他的爱往往落在妒恨与欢喜的模糊界线里。

异性的美可以纯粹地欣赏,而不必非要自己到达,你不必像一个少女那样适合一条裙子。同性的美则一贯带有奇怪的瘙痒,你愈喜欢他,也愈希望自己成为他。

毕竟异性只能成为你的情人;但同性或许是你的情人,又或许是你的情敌。得不到的异性是追求上的失利,但得不到的同性是追求与竞争的两重落败。一旦我失去他,他的形象里便不仅仅只是具有遥远陌生的苦涩,同时也混合着更胜于我的甜蜜。

在豆瓣上看到这句话,这每一个字都是我心里所想的。

原文链接

Tweet 10.02.2014

跟Salt道了晚安之后,读了一篇爱情故事,长长的爱情故事。读罢,脑子里都是自己设想的一幅幅场景,我想要的一切,它们都还在那里。 只是你,我不太确定谁是你而已。说到底,彼时那个讲也讲不完的故事里的人,我还弄不清你的脸; 那个与我命运相同的人,此刻的我尚未见到你罢了。 可是眼睛竟然真的就这样湿了,Steve之后,我很久都没有这样过了。

Tweet 14.11.2013

断电之后看了念着很久了的《和莎莫的500天》,好几年之前的电影,前阵子同学在微博上发,就又想起来了。

高中做过一篇英语阅读关于这个的,所以知道讲的是什么吧。所以我知道我,像极了Tom,爱情观以及恋爱时的状况。而我害怕的讨厌的,正是Summer那样的。但这并不是一个爱情故事,电影一开始说道。

几乎整整两个小时我都沉溺在电影和自己世界对比的状态中,结论是很可怕的,只要把Zooey Deschanel换成男人,那囧瑟夫就彻彻底底是我了。

连结局都像。

不过我还在“会好起来的”的路上。

不过我喜欢这部电影,我爱我。